紫色系ins少女心壁纸 港台口音:竖起“天皇纪念碑”?绿色阵营再次掀起梅日妖风


紫色系ins少女心壁纸 港台口音:竖起“天皇纪念碑”?绿色阵营再次掀起梅日妖风
紫色系ins少女心壁纸 港台口音:竖起“天皇纪念碑”?绿色阵营再次掀起梅日妖风

台北阳明山公园(来源:台湾媒体)

一个由台湾和日本民间人士组成的亲日团体“樱花同学会”,最近向民进党当局表示,希望在阳明山建立一座“裕仁缘樱花”纪念碑,理由是台北阳明山公园管理处曾将樱花幼苗送给日本皇室,“以呼应日本皇室住所附近的同一座纪念碑”。

乍一看,这就是绿营对日本深不见底的阿谀奉承的闹剧。台北市政府的回应不用说也可以说是一针见血:“为什么要在台湾立日本天皇纪念碑?”

这个亲日派有不止一个愚蠢之处。去年,为了祝贺日本德仁天皇登基,他们专门赠送了樱花、竹子和榕树苗作为礼物。近百年前,日本裕仁天皇作为“殖民宗主”访问台湾,在三个地方种植了这三种植物,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。

日系谄媚团体认贼为父,自然引来大众非议。令人震惊的是,这份礼物得到了民进党“内政部建设司”的全力支持,“驻日代表”谢长廷亲自出席了仪式。岛上有识之士尖锐批评。没有民进党当局去年的“带头进贡”,亲日派会不会有立碑的奢望?

该团体还声称日方有意捐赠平板电脑,相关事宜一直与“驻日代表处”保持联系。后来成为裕仁天皇的裕仁天皇与日本侵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民进党当局完全忘记了殖民历史的血泪,竟然为侵略者唱赞歌,甚至立碑。不就是赤裸裸的叛徒吗?

民进党当局一开始大张旗鼓地设立“促进转移”,标榜“去除威权符号”、“促进转型正义”。三年多前,阳明山上的蒋介石铜像被“斩首”。如今,在同一个地方,有必要建立一座日本天皇纪念碑。令人惊讶的是,台湾媒体批评:“日本统治台湾,难道不是独裁吗?”

民进党当局对日本的执念很厉害。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,谢长廷谎称“冲绳、钓鱼岛和‘慰安妇’问题都是‘悬案’”。日本藤井实彦侮辱台湾第一尊「慰安妇」铜像。民进党当局毫不在意,甚至早在铜像树立之初就与铜像拉开距离,批评铜像是国民党树立的,意在破坏“台日关系”。然而,有人在台湾砍头了八田与一的铜像,他是日本占领时期的水利工程师。当时台南市长赖清德闻讯赶来,限期调查修复,并致信日本人“举报认罪”!

谢长廷甚至无视岛上人民的健康,鼓励台湾从日本核灾区进口食品,被嘲讽为“帮助日本的最佳代表”。台湾渔船被日本水炮赶走,但谢指责他的渔民来自日本方面。它也受到了灾难的影响。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对台湾南部的暴雨灾民很傲慢。她在洪水泛滥几天后假装“开车”调查灾情,但她立即发消息向受暴雨影响的日本灾民表示慰问,并伸出援手。

台湾人的怨念很难平。当局如此害台卖台。他们更像是日本派来的官员,而不是代表选民利益的统治者。民进党上台以来,台中修祠、推广日语教材、忘祖等活动层出不穷。

巴结日本的阴风背后,是民进党当局执着于“巴结日本,抵制中国”的路线,企图以外国自尊对抗大陆的诅咒。世界上有好的,就会有坏的,于是台湾绿营轮番揭秘谄媚日本日益疯狂。这只是奴性的问题,绿色阵营的

分享到